第131章 楚良:老张,你老婆跑了_神秘复苏:开局驾驭幻境鬼
大红大紫 > 神秘复苏:开局驾驭幻境鬼 > 第131章 楚良:老张,你老婆跑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1章 楚良:老张,你老婆跑了

  第131章楚良:老张,你老婆跑了

  随着楚良将张洞的身体放入了大堂的棺材当中,这古宅当中的某种规则发生了变化。

  而楚良也感觉到压制自己厉鬼的灵异消失了。

  于是乎,他看向了外面大院的厉鬼们。

  因为他身上没有了灵异压制,那么这些厉鬼很可能也会同样失去张洞的压制而开始暴乱

  但是院子当中的厉鬼出乎意料的并没有暴动,相反,一部分的厉鬼甚至转身离去了,在场的厉鬼只有刚才的一半。

  “嗯?”

  楚良磨搓着下巴看向了躺在棺材中的张洞。

  “没猜错的话张洞是今天死的,今天才是他葬礼的第一天,也就是入殓.”

  “现在一部分厉鬼离去了,显然是在遵守规则行事,因为葬礼的第一天并不会有厉鬼出现,一直到报丧之后才会有厉鬼.”

  “可现在依旧存在着厉鬼”

  楚良看向了大堂深处的几个房间思索了一下。

  “不是来参加葬礼的,那就只能是来参加婚*的了。”

  张洞的葬礼需要七天才能结束,而且楚良手中也没有什么信件,都不知道回魂夜那天要怎么激活张洞复苏

  但是杨间的牵手不管是哪个地域都没有七天的说法。

  也就是说杨间的事情最多也就一两天结束。

  “张洞的葬礼都需要请鬼吃饭,而饭的来源在后山的坟头,那么婚礼也是要请鬼吃饭的到时候杨间又要怎么做呢?”

  实际上现在古宅危险的并不是要不要请这些鬼吃饭,这些鬼对于现在的楚良来说已经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真正的危险是古宅的平衡!

  完不成每天要做的事情会被厉鬼袭击不说,很可能会影响到古宅的平衡,怕的是张洞和红衣女鬼

  将张洞放到了棺材中后楚良便等待了起来,现在的他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只能是等待第二天的到来。

  然后完成接下来几天要做的事情而已。

  只需要保证古宅的平衡不失衡就行了,如果有什么意外就尽量查缺补漏。

  在古宅的婚房当中,似乎隔绝了所有的灵异。

  鬼烛的烛火闪动,但是诡异的是原本白色鬼烛燃烧的火焰是黑色的,哪怕它的外表被涂红也是一样,然而此时摇曳的烛火却是将整个房间照的通红。

  杨间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坐到了婚床上,因为在他掀开鬼镜之后没多久他失去了意识

  随着时间推移,红衣女鬼的眼神变得愈发灵动了。

  杨间感觉到自己的鬼手被攥着一点点用力,原本失去痛觉的鬼手此时仿佛被灼烧了一般。

  一时间杨间只觉得疼痛难忍,忍不住的扭头去查看鬼手的情况。

  这时杨间才突然醒悟过来,原本僵硬的身体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解除了束缚。

  但当杨间转过头,却感觉如同被一盆冰水当头浇下,淋得他手脚冰凉。

  只见那红衣女鬼居然掀起了自己的红盖头!

  可惜红盖头下并不是什么绝美的容颜,而是一张干枯褐红的脸!

  她缓缓扭头朝着杨间看来。

  顿时,杨间只感觉毛骨悚然,原本成为驭鬼者后丧失的情感在这一刻回归,被压制的情绪都无法遏制。

  惊悸在心底疯狂的蔓延了起来。

  一道干涩嘶哑,不似活人的声音莫名的出现在了杨间的脑海当中。

  “杨间,我想要你帮个忙.”

  等到杨间离开鬼洞房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当房门关上的一刹那,杨间心有所感,重新转开了门把手。

  再推门时却只看到了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面他带来的灵异物品依旧如原样摆放。

  有变化的是已经燃尽的鬼烛,以及消失的绣花鞋。

  而那鬼新娘早已消失不见,房间里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然而即使鬼新娘已经以某种方式离开了,但是杨间现在却是不敢进去把里面的东西拿走,因为他和鬼新娘之间的交易还没有完成

  大堂当中,楚良闭着眼在摸索着幻境鬼的一些用法。

  忽地,他察觉到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杨间。”

  “楚良?”

  楚良早就知道杨间在这里并没有太多惊讶,而杨间在这个地方突然看到楚良倒是有些出乎意外,但想想就也觉得在情理当中。

  在此之前人皮纸给出的方案是去大坤市坐鬼公交来到这座古宅。

  而杨间本人觉得鬼公交和他同时出现在大坤市会引来楚良的注意,到时候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鬼公交是一定会去大坤市的,只是杨间没想到楚良还是上了鬼公交,而且还来到了这个地方。

  “你怎么在这?”杨间问道。

  楚良嘴角一翘,决定逗逗杨间。

  只见他手掌一翻,一个红包出现在了手中,将其递给了杨间后说道。

  “有消息说总部的队长杨间要结婚了,所以大家都不远万里赶过来参加你的婚礼。”

  杨间眼睛一瞪,没想到楚良居然会知道这些事情

  然而楚良却是指向了外面说道:“只是可惜,只有我一个人走到了这里,伱看,他们都死在路上厉鬼复苏了。”

  “不过鬼眼杨间的面子也是真大,即使他们死了厉鬼复苏都要赶过来。”

  杨间顺着楚良所指看了过去,发现了大院中的那些厉鬼。

  “等等!那个老人呢?”

  虽然看到了厉鬼,但是杨间最在意的还是那个昨晚看到的那个老人,那个老人太恐怖了

  至于楚良所说的那些厉鬼,从他们身上那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穿着杨间就知道这些厉鬼并不是这个时代驭鬼者复苏之后产生的。

  “喏,就在里面。”

  楚良指了指身后的红色棺材说道。

  刚被楚良耍了一次,杨间自然不是很相信楚良的话,探头亲自查看了一下。

  昨晚躺在太师椅上的老人确实已经躺在了里面,而且模样也有些不一样了。

  更加的苍老,脸上的褶皱长出了很多的尸斑,皮肤也有些暗沉了起来,身上感觉不到什么灵异,就像是一个普通老头过世了一般。

  确认了老头并没有厉鬼复苏跑出去后杨间放下了心来。

  将手中的红包扔给了楚良之后杨间就准备离开古宅。

  然而楚良却是拦住了杨间,将红包再次递给了杨间。

  脸上带着笑意,楚良开口说道:“你确定不看看里面是什么?”

  杨间闻言迟疑了一下,想了想后接过红包将其给拆开了。

  一张张花花绿绿的纸钱映入眼帘,不过这些纸钱和平时市面流通的并不一样。

  更像是冥币,只不过面额并不大,只有着三元,四元,七元的面额。

  “这”

  杨间眼眸动了动,他并不知道这些纸钱有什么用,但是他在总部存放灵异物品的地方看到过一样的,只不过当时的王小明也没有研究出鬼钱怎么使用。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东西是灵异物品。

  “你确定这东西是给我的?”杨间看向楚良再次问道。

  随意送出这么多的灵异物品,在杨间认识的人当中,就连王小明都没这种魄力。

  “当然。”楚良耸了耸肩说道:“给新郎官红包不是习俗吗?”

  杨间皱了皱眉,他感觉楚良今天有点怪

  而且他已经两次提到结婚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杨间很确定在鬼洞房时没有人进去过。

  “为什么你会说我是什么新郎官?”杨间觉得楚良可能是在诈他,因此并没有承认下来,反而套起了楚良的话。

  “嗯?”

  楚良闻言也是觉得杨间有些奇怪,绕着杨间转了一圈。

  “你是怎么觉得穿这么一身衣服出门别人看不出来你结婚了的?”

  “什么?”

  杨间一惊,连忙看向了自己的衣服。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变了样。

  不再是来古宅时候的穿着,而是变成了一身红色长袍,上面有着一些花花绿绿的东西点缀,怎么看都像是一件新郎服

  “这”

  杨间后背冒起一阵冷汗,因为在此之前他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换了衣服。

  这种鲜艳且和正常穿搭不一样的衣服,正常人都会第一时间发现的,然而如果不是楚良的提醒,杨间根本没有察觉

  一时间杨间想起了昨晚和自己待在洞房里的厉鬼。

  然而还不等他多想,楚良就拉着他走出了大堂。

  “这些钱就是我从它们身上拿的,他们昨晚就过来了,应该是来参加你的婚礼的,来者是客嘛,你出去说不定他们会主动给你红包呢。”

  杨间闻言并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手中的鬼钱,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算了,我还需要回大昌市,就先走一步了。”

  片刻之后杨间开口说道。

  他并不想和楚良有过多的交流,因为楚良太过神秘了,而且在灵异圈的活动很是频繁。

  然而杨间刚迈出一步,楚良就再次拉住了他。

  “你还要干什么?”杨间冷着脸问道。

  他自己确实没有把握对付楚良,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是有靠山的

  见杨间的态度并不是很好,楚良放开了拉着杨间的手。

  “只是想提醒你一下,他们是来参加你婚礼的,虽然你不想收红包,但是你得做饭给人家吃啊.”

  说完之后楚良转身回了大堂。

  虽然驭鬼者都情感淡薄,而强大的驭鬼者也都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主。

  可楚良因为模拟替死鬼的原因自己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在大坤市的时候又听惯了下面的人阿谀奉承。

  突然遇到杨间这么一个冷脸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

  要不是他叫杨间,楚良都想一巴掌过去了。

  小秦见我都得叫一声爹,你跟谁俩呢?

  看着转身离去的楚良,杨间皱了皱眉。

  他有些分不清楚楚良是不是在忽悠他。

  尝试性的缓缓朝外走去,然而杨间每靠近一些,那些厉鬼就会给他让路

  看到这一幕,杨间心中松了口气。

  ‘看来我和鬼新娘做了交易之后她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帮我.’

  杨间离去了,没有和楚良打招呼。

  大堂里的楚良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一幕,不由皱了皱眉。

  “什么情况?是我猜错了?”

  想了想,楚良额头处睁开了一只猩红的鬼眼,看向了杨间的方向。

  而通过鬼眼的视角,楚良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

  一个身穿红衣,盖着盖头的厉鬼趴在杨间的背上,而杨间本人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一般。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没看到新娘走出来呢.’

  就在楚良准备收起鬼眼的时候,杨间背后的新娘转过了头,像是也看向了楚良一般。

  杨间感觉到了鬼眼的躁动,同样回过身来。

  但是楚良已经收起了鬼眼,杨间什么也没有看到。

  看着安然离去的杨间楚良摸了摸下巴,走回了红色棺材旁。

  “你老婆被人抗走了,我要是你,就直接从棺材里面爬出来了。”

  然而就在楚良这句话刚刚落下,张洞突然从棺材里面坐了起来。

  他那浑浊的双眼看向了大门处,伸出了那枯槁满是褶皱的手轻轻挥了挥。

  楚良看到这一抹眼眸不由瞪大,甚至忘记了呼吸。

  ‘卧槽!不是吧,你真挥手给杨间一巴掌啊?’

  就在此时,已经走出古宅的杨间别后那鬼新娘回过了头,像是在和张洞对视一般。

  她也同样伸出了手,只不过她并不是挥手,而是招了招手。

  下一刻,于棺材中坐起来的张洞突然张开了嘴,只不过他并不是要说话。

  一道青烟从他口中飘走了,这道青烟很快就消散在了空中。

  而这时候的张洞也是闭上了嘴,躺回了棺材当中,仿佛刚才他的最后一口气已经被鬼新娘给招走了一般。

  过了许久,楚良才敢靠近大堂中的红色棺材。

  ‘不对劲十分有九分的不对劲.’

  楚良连接过年轻时候的张洞,那时候的张洞都能一眼认出自己,没理由现在的张洞认不出来。

  唯一的解释就是刚才复苏的张洞并没有自己的意识,更像是某种灵异突然激活了他。

  “是因为老婆跑了吗?”楚良心中如此想道。

  楚良看向了院子之中,此时那些剩下的厉鬼也离开了。

  又看了眼棺材里的张洞之后,楚良做出了一个决定。

  “杨间走得我走不得?新郎官都能跑,没道理我不能离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hdz.cc。大红大紫手机版:https://m.dhdz.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